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八零电子书 >>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 番外(7)

宁钰伸出手一把将少年拎了起来, 环视四周, 道:“他我带走了。”

众人十分意外,有人迟疑的开口,道:“加百列大人,您这是……”

宁钰戴着银色面具, 声音嘶哑缓缓道:“他身份很重要, 我要亲自拷问处置他,你们对此有意见吗?”

“没,没有。”

“他是加百列大人您的了。”

“您做事我们是放心的。”

“就该给这些贵族一点颜色看看!”

宁钰微微颔首,径直带着纪凌离开了这个基地,为了避免莱克托反应过来从中作梗, 还是尽快从这里离开比较安全。

他迅速的来到停在基地外的飞船, 开启了自动驾驶程序,然后才将纪凌扔在地上。

少年身躯微微颤-抖, 牙齿打颤, 瑟瑟发抖的看着他, 神色比之前还要惊恐的多, 好像他是个什么食人饮血的妖魔鬼怪般。

宁钰心道帝国这些年没有白白抹黑自己, 看来成效卓绝, 以至于让小家伙看到自己吓成这个样子,不过有些事没有也不能和纪凌解释。甚至于宁钰看着少年害怕的样子,想起他之前在自己面前的诸多嚣张威胁, 反而生出了一丝逗弄的心思。

小家伙恐怕不知道风水轮流转会这么快。

银色面具遮挡了他上扬的唇角, 宁钰上前一步, 垂眸望着少年,用嘶哑的声音阴沉说:“你知道落到我的手里,会是什么下场吗?”

他只是想要吓一吓他,谁知道,少年忽然‘哇’的一声哭了。

哭的毫无形象,涕泪横流,上气不接下气。

少年打着哭嗝说:“呜呜呜呜你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呜呜呜呜……”

宁钰:“……”

这是他见过的最不经吓的人。

片刻后……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念头,他伸出手,用带着冰冷金属手套的指尖,轻轻拭去了少年眼角的泪珠,他凝视着少年被泪光浸染的蓝色双眸,那剔透的眸子中,是一览无余的恐惧、脆弱、绝望……

分明是个嚣张跋扈、弱小废物、没有骨气、惹人厌烦的纨绔。

他应该是最讨厌这种人的才对。

有权有势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的作践伤害别人,一旦面临死亡威胁,却又没有一点气节的哭泣求饶……

这种人啊……

为什么自己此刻竟然会有一点点的怜惜、不忍。

为什么自己在得知他被掳走之后,会冒着可能暴露身份的风险也要亲自出来一趟?

为什么在以为他遇害的时候,会觉得心中好像空落落的……

他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其实也不至于。

虽然他死了是有些麻烦,但问题总有办法解决的。

可自己还是毫不犹豫的来到了这里,将他带走,归根结底,大概只是不想看到这个看似纨绔却又会时而流露出狡黠、可爱一面的少年那样惨烈的死去吧。

他不该得到那样的下场。

宁钰胸腔起伏了一下,他深呼吸一口气,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双目呆滞的少年,失了继续吓唬他的兴趣,这孩子今天的经历已经够糟糕了。

宁钰转身拿了一盒营养速食食品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身出去关上了门。

………………

网上外界都是关于纪凌被反抗军抓走的消息,有的还一板一眼的传出了纪凌的死讯,宁钰知道纪凌没有事情,但是他却不打算现在就把纪凌交出去,因为他认为这是一个将计就计算计卡洛斯的机会。

背负着无数人的生命,无数人的唯一期望……他从来都没有任性的资格,习惯于步步为营汲汲算计。

他每做任何一件事,都必须考虑到后面的无数步,考虑到可能产生的无数后果,并争取利益最大化。

现在大家都以为纪凌死了,卡洛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营造舆论逼-迫景隋对反抗军和平民出手,等到争议达到白热化的时候再放纪凌回去,便可以打卡洛斯一个措手不及,让他骑虎难下。

于是宁钰就带着纪凌在宇宙中飘荡。

宁钰知道自己在贵族中的名声不太好,少年太过害怕他,所以他并没有经常出现在少年面前。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少年比他以为的要勇敢一些。

虽然前两天显得十分疏远……

但第三天的时候,小家伙开始试着小心翼翼的和他说话,说:“我饿。”

敢提要求是个好迹象,宁钰于是给他加餐。

第四天的时候,小家伙开始可怜巴巴的和他撒娇:“这里很闷,我可以出去转转吗?”

反正这个飞船没什么不能看的,宁钰于是打开了屋子的门。

第五天的时候,小家伙似乎已经不太害怕他,还试着讨好他,说:“营养餐不好吃,我做了几个菜……”

宁钰直直的看着他,最后还是试了试,居然可以吃也没下毒。

第六天的时候……

第七天的时候……

宁钰渐渐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纪凌,和帝星上的那个嚣张跋扈的纪凌截然不同,眼前的这个少年纪凌,放弃了所有的属于贵族的伪装,表现的就好像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孩,他为了生存绞尽脑汁,偏生会的又不太多,只好小心翼翼的围着自己打转,笨拙的忐忑的讨好着自己。

却意外的可爱。

宁钰看着这样的少年,有句话在舌尖盘旋,到底哪一面才是你真实的一面?

现在的你才是真正的你,还是这一切仅仅是为了生存而作出的伪装?

为了活下去作出的妥协?

可惜这都不是他应该问的问题,而且宁钰觉得他竟有些喜欢上现在的相处模式,既然如此就当做现在的小家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吧。

十几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帝星的纷争已经进入了关键时刻。

尽管有些不舍,但宁钰知道他们该分别了,他不能让卫真一直冒死替代他,也不可能一直留下纪凌。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这天晚上宁钰最后来到少年的房间,他看着熟睡的少年,伸手轻轻拂过他额前的发丝,凝视少年恬然安静的睡容……希望你这次回去能好好的吧,别再卷入我们的漩涡了,有些事情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你最好离我,离景隋,离卡洛斯都远远的……

知道吗?

宁钰定定转身,将飞船设定好回程的路线,然后驾驶着机甲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

………………

宁钰潜入回去的时候,卫真正待在他的寝室装病,见到他回来感动的差点痛哭流涕:“大人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真的扛不住了!”

宁钰沉声道:“这些天辛苦你了。”

卫真虽然抱怨归抱怨,但他是个主次分明的人,又紧张的道:“对了您找到纪凌了吗?现在外面都说他死了,卡洛斯说要让反抗军血债血偿!”

宁钰拍拍他的肩膀,勾了勾唇角,意味深长的道:“怎么,现在不盼着他死了?”

卫真神色尴尬。

宁钰道:“放心好了,他没事,卡洛斯不会得逞。”

卫真这才安心。

………………

几天后,贵族们因为强烈的不满再次来到皇宫,要求景隋必须对反抗军出兵,掘地三尺也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还要让那些该死的反抗军知道挑衅贵族权威的代价!

但就在这时,纪凌回来了。

他看起来似乎有点狼狈,但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伤害。

他对别人说反抗军抓走他又放了他,没有真的伤害他。

群情激愤的贵族们瞬间哑了火,出兵的事情被景隋一力压下,卡洛斯据说当天脸色很不好看。

宁钰当时并不在场,但是他的眼线将一切都毫厘不差的告诉了他。

宁钰想,也许这个孩子也不希望战争爆发,不希望血流成河。

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

这一次,他没有让自己失望。

宁钰自顾自的笑了笑,把这件事放在了脑后,开始了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他当时救走纪凌之后,并没有放过莱克托,暗中让人搜集了莱克托将军和卡洛斯属下来往的证据,虽然这些证据没有直接指向卡洛斯,但却足以让卡洛斯无法摆脱嫌疑。

这些证据随即被匿名放到了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之前卡洛斯信誓旦旦的要对反抗军赶尽杀绝,要替纪霆大公报仇雪恨,但事实这一切都可能是他的自导自演,他要杀死纪凌的目的就是逼景隋出兵!景隋当即训斥了卡洛斯并且派出了调查组调查卡洛斯的家族产业和相关手下,以铲除叛徒为由趁机狠狠重创了卡洛斯。

这场闹剧最后以卡洛斯的退让而告终。

同时景隋也决定加快步伐,他来见宁钰,第一次提起了婚约的事情。

两个人都不觉得彼此之间存在什么爱情,但是对于这个婚约却乐见其成。

很快人们都知道,帝国即将迎来第一位平民皇后。

这个消息刚刚出来的时候,外面的人们沸沸扬扬兴奋不已,但宁钰的手下总觉得怪不自在的,卫真就经常用诡异的目光看着宁钰。

如果加百列大人真的和景隋结婚,到底谁上谁下?都是SSS级强者没动过手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更厉害一点,等等,加百列大人现在伪装成S级,难不成他还真的愿意去做景隋的皇后?画面简直美丽的不敢想象……

卫真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呆了!

太可怕了。

太惊悚了。

有一天卫真实在没忍住,硬着头皮问宁钰:“大人,您真的打算和景隋结婚吗?”

宁钰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你应该去问问景隋,他真的打算和我结婚吗?”

卫真愣愣的说:“我觉得应该是真的吧……”

宁钰淡淡道:“真不真假不假不重要,反正有人相信就好了。”

卫真:???

这是在说他吗?他觉得自己怕不是个傻子。

但宁钰却很清楚,这个婚不见得结的成,他们都只是想要通过这个婚约达到改革的目的而已。只要卡洛斯被铲除,婚约是否还在其实意义不大。

………………

宁钰忙于和卡洛斯斗争,一边扮演着偶像平民英雄,一边暗中给卡洛斯使绊子,而且他知道那位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平民议长,却并非一个心系平民的悲悯之人,在他温和无害谦谦君子的外表之下,是比谁都更无情冷酷的心,是一个绝对的利己主义者,而且他早已站到了卡洛斯的阵营。

卡洛斯一定许诺给他足够的好处,才能让文彦为他做事。

但是他许诺给了文彦什么?

没多久宁钰就知道了。

他面临了一场刺杀,一场莫名其妙,来得快去的也快的刺杀。刺客失败后被抓-住,很快供出了幕后主使——纪凌。

理由是纪凌得知他和景隋的婚约之后,出于嫉妒派人杀他。

而且对方拿出了铁证,此刻有着纪凌亲自发布命令的影像,影像中的少年苍白脆弱,眼神木然的说:去,杀了宁钰。

这一刻,宁钰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作何想法。

他觉得这不是少年会做的事情,少年不是这样的人,可是他却又真的这样做了,还留下这样无可辩驳的把柄。

网上再次舆论哗然,这次谁也保不住他。

看起来就是一次没有悬念的失败寻仇而已……

但事情其实不仅仅这样简单,少年命令的对象不是那个刺客,而是文彦。影像经过巧妙的剪辑之后隐去了文彦的身影,宁钰在多番调查过之后终于发现了这一点,文彦才是那个暗中操纵一切的人。

文彦来到帝星后一直依附于纪家,哪怕成为议长之后也不改谦恭,人人都说他是个知恩图报的忠诚之人。

可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也只能糊弄糊弄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了。

因为就是这个人们觉得忠诚可靠、谦谦君子般的人,不动声色的将纪凌推-到了风口浪尖,他不仅仅要将纪凌从贵族的神坛上拉下来,让他失去一切跌落尘埃,他还要让整个纪家都覆灭在他的手中,他就像是一条不动声色的毒蛇,悄无声息的隐藏在黑暗中,伺机给他的敌人致命一击。

纪家——就是文彦和卡洛斯的交易内容。

可惜景隋并没有去探究真-相的念头,他不是不能够知道,而是不愿意去知道,他并不在乎真-相到底如何。在这种群情鼎沸的情况之下,将纪凌推出去是最简单的事情,何况这件事也没冤枉纪凌,纪凌命令的是文彦还是那个刺客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确实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纪凌犯了错。

一周后,景隋以谋害平民英雄、未来皇后的罪名,亲口剥夺了纪凌的贵族身份,将他驱逐了出去,命令他永远不得回到帝星。

以此来平息民众的怒火。

维护皇室尊严、帝国律法。

纪家也为此付出了不少的代价,才让纪凌是被流放,而不是被直接处死。

事情前因后果简单的一目了然,结束的也丝毫不出人意料,那个该死的纨绔终于得到了教训,当然如果他死了就更好了,网上的骂声持续了很长时间。

那天宁钰待在家里,外面聚集了无数的媒体记者,都想采访一下他的想法。

可是他没有出去。

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以对那些人说的,去说他很高兴纪凌得到了惩罚吗?去感谢陛下的英明吗?

他只想知道纪凌为何要下达那样的命令。

宁钰反反复复的观看那一段影像,看着影像中苍白的少年……然后他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那就是纪凌看起来真的很爱景隋,爱到失去理智,爱到不惜一切,甚至为此想要杀死自己,他看起来这么的恨自己啊……

可这不是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理由呢?

宁钰扯了扯嘴角,想,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去死,但你这次信错了人,你知道吗?

卫真过来看宁钰,唏嘘的说:“纪凌被景隋亲口驱逐了呢,也算是报应不爽吧,这次是再也没有机会在帝星蹦跶了,他不在帝星,帝星都清静了不少。不过这家伙真是傻啊,竟然会以为文彦会真心替他做事,多少贵族都被文彦坑死了,文彦一直都只是利用纪家而已,就是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不过他为什么要对纪凌和纪家出手,难不成是在纪家受辱了怀恨在心?”

宁钰抿了抿唇:“我不知道。”

卫真一怔,挠挠头:“说起来以纪凌那口无遮拦的嚣张性子,怕是早就把文彦得罪死了都不知道吧……算了管他文彦怎么想的,反正我们又不会和他合作,这种人利益至上两面三刀,说不定什么就会反捅你一刀,不值得信任,看看纪凌的下场就知道了。”

宁钰忽然有些心烦,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沉声道:“景隋准备对卡洛斯出手了,最近可能会有些一些动荡,你先离开帝星避一避吧。”

卫真连忙道:“那您一个人留在这里没关系吗?没有我帮忙没关系吗?”

宁钰淡淡道:“当然没关系,你以为我是你吗?”

卫真:“……求别打击。”

宁钰无情的将卫真赶走了,他觉得这个家伙最近越来越聒噪了,话都说不好。

………………

很快,卡洛斯在离开帝星前往视察矿脉的时候被袭击了。

景隋和布兰登联手出击重伤了卡洛斯,但最后还是让卡洛斯给逃走了,这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隐藏的后招着实不少,想要杀死他必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宁钰始终冷眼旁观。

虽然他也很希望除掉卡洛斯,但是不介意先让卡洛斯和景隋斗个两败俱伤。

为了追杀卡洛斯,景隋布下了天罗地网,搜寻了好几个星系。

可也许是老天帮忙。

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卡洛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然后对宁钰出手了。

宁钰被截杀的时候不是那么意外,看来卡洛斯是打算彻底撕破脸,孤注一掷了。

卡洛斯知道景隋和宁钰只是政治联姻,但是没关系,从某种程度来说,政治联姻比所谓的爱情更可靠,因为爱情虚无缥缈,再深情也可以轻易背叛,但联姻却不可以,背叛舍弃的代价往往很大。

景隋必须来救宁钰,不来就说明他根本不在乎所谓的平民,他的爱民如子和深情都是表演而已,他对宁钰的生死毫不在意,这一定会引起平民的愤怒和反噬。

所以他会来的。

卡洛斯想到的宁钰也都想到了。

宁钰当然不想被卡洛斯抓-住用来威胁景隋。

但卡洛斯是个很谨慎的人,他动手的时候可不像是纪凌会留下那么多的破绽,哪怕宁钰表露的只是一个S级强者,但卡洛斯也出动了一大批高手,势必让他插翅难逃,不对——一定要逃的话,他其实是可以逃的。

10个SS级强者,宁钰甚至可以全部杀了他们。

但那便意味着他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身份,以景隋的高傲是绝对无法容许自己活着的,不需要卡洛斯的挑拨,景隋也会不惜一切代价灭杀自己和反抗军,之前的大好局面都会付诸流水。

可是如果选择被卡洛斯抓-住同样十分危险,现在逃还来得及,但面对同为SSS级强者的卡洛斯和他的手下们,宁钰没有把握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能成功逃生,相当于赌上自己的性命。

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但是他只有不到几秒钟的时间来做决定,转瞬间,宁钰作出了决断。他选择假装被抓-住,虽然十分冒险,可是巨大的利益往往建立在巨大的风险之上。

他有可能就此赔上自己的性命彻底失败,但也有可能联合景隋彻底铲除卡洛斯,并且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获得景隋的信任,彻底打开全新的局面。

要得到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宁钰被卡洛斯的人带到了一个基地,现在开始他必须万分小心,因为他不敢保证卡洛斯不会先杀死他,一切都是未知的。

在这个基地,宁钰再次见到了卡洛斯。

这个隐藏在幕后操纵一切的保守派贵族领袖。

他强大、冷酷、无情,又矜贵优雅。

他为了达到目的可以算计一切,可以牺牲任何无辜的人,平民乃至于那些贵族,在他眼里都是无关紧要的蝼蚁。

此刻的卡洛斯掀开了优雅的伪装,露出他残忍冷酷的一面,他像是一个从黑暗中走出来的远古血族,对宁钰说:“你知道,为什么你必须要死吗?”

宁钰平静的说:“因为我是陛下需要的人。”

卡洛斯微微笑了,然后又摇摇头,他说:“那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你若是死了小天使一定会高兴的。”

宁钰难得有些意外,他心里似乎有了某种猜想,但是又不太想承认,缓缓道:“谁会高兴?”

卡洛斯望着他的眼睛,薄唇勾起浅浅弧度:“小凌,你的存在令他伤心了。”

是吗?

他真的觉得前所未有的荒谬。

宁钰觉得他们其实没有那种深仇大恨,就连那所谓的感情纠葛,在他看来都有种恍惚的不真实感,是被强加在他身上的,可是他蓦地又再次想起那段看过无数次的影像,少年苍白着脸,眼神木然的说:去,杀了宁钰。

如果这是伪装的话,那么宁钰不得不承认,这个看起来傻傻的孩子,其实也有演技很好的一面。

骗过了所有人,也骗过了他。

宁钰扯开嘴角,发出一道缓慢低哑的笑声:“他让你来杀了我?”

卡洛斯点点头。

宁钰蓦地眼神变的锐利,他的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没有说。

他其实想要质问卡洛斯,出卖纪凌的人是你,让他去死的人是你,拿纪家和文彦做交易的是你,你现在这幅样子又是做给谁看?不觉得虚伪和可笑吗?今天遇到的所有的事情,都让他觉得无比的荒谬和可笑。

可是这不是他应该说的话。

身为‘宁钰’的他,不应该知道这些事情。

宁钰看着卡洛斯离开,看着房门在他面前关上,他慢慢闭上眼睛,表情沉稳没有丝毫变化。

他不能让这么一个小小的意外乱了他的心,他告诉自己,就算没有纪凌的要求,卡洛斯也一样会这样做的……

可是他又控制不住的回想起过去,回想起少年一次次高傲张扬的来到他的面前,故意挑衅他,却又心慈手软的怂怂样子,还有那时不时流露出来的不属于纨绔的忐忑眼神……

还有他以加百列的身份和少年飘荡在星空中,那相处短暂的十几天,所看到的少年截然不同的可爱一面。

他以为自己看的透,看的多,但兜兜转转回到最初,这些其实什么都不是。

因为他要杀了他。

宁钰微微扬起唇角,很抱歉,我不能用我的死亡来换取你的欢心,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大概……我们真的注定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至于曾有过的片刻心动,就当从来不曾存在过吧。

………………

宁钰被关在那里,始终保持冷静,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卡洛斯并不打算在景隋来之前就杀-人灭口,如果卡洛斯真的要用自己威胁景隋,他还会再来的,那时候——就是他唯一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一点一滴,过去。

忽的,轻轻咔嚓一声响,厚重的金属门从外面被推开。

宁钰浑身的肌肉瞬间绷紧,每一个神经都在头脑炸开,他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可是当他蓦地抬眼,对上的却是双干净澄澈的蓝色双眸,一如最开始的那一场意外相见。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少年看起来比以前憔悴了许多,脸色泛着不正常的苍白,似乎也瘦了一些,他穿着一身很普通的浅灰色衣服……是了,他被流放了,再也没有成群的仆人没有无数的美食没有精致的衣物,定然是不如以前过的好的。

按理说他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可是他还是出现了,但这除了应证了卡洛斯的话以外,不能再代表什么。

他能够来到这里,只会是卡洛斯允许的。

卡洛斯没有骗他。

所以你是想要在我死之前再最后羞辱我一次吗?作为一个胜利者来我面前炫耀吗?

宁钰眼底浮现一丝讥诮之色,但是他依然没有开口。

他一向不是个喜欢多话的人,之前对于少年,他已经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现在就应该回到最初该有的样子。

少年定定看着他,果不其然,开始破口大骂。

没有丝毫新意,宁钰都听腻了。

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时间在这里听纪凌发表他无趣的感想,于是冷冷道:“你走吧。”

少年骂了一通之后累着了,用泛着水光的眼睛看着他,似乎有些生气有些焦急,那浅粉色的嘴唇动了动,忽的上前一步抬手就要打他,然后因为走的太急噗通一下直接面朝下摔在他的面前。

这一下摔的着实有点狠,少年痛的眼泪直冒,泪汪汪的从地上爬起来,因为这一摔,两个易容装置刚好滚落在宁钰的面前……

宁钰:“……”

骂人的时候带这个干什么?一个就算了,还带两个?

少年也看到了,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眼珠子一转,气急败坏的说:“别动!那是我的东西,你休想从这里逃走!”

他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却动作慢吞吞的,半晌没去捡,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宁钰,似乎在疑惑宁钰怎么还不去抢。

两人四目相对。

大概是他半晌没有动的缘故,少年急的眼睛都红了,腮帮子都气的鼓了起来,像是一只委屈的要抓狂的小动物。

半晌,宁钰忽的发出一声低笑,喉咙中轻轻吐出一口气。

还好,你还没有变。

还是我所以为的那样子。

我很高兴……你不想要我去死,你今天来其实是想要帮助我的对吗?无论出于什么理由,无论真-相到底如何。

谢谢你今天来到这里。

让我知道,眼前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宁钰轻易的挣脱了手上的镣铐,然后捡起地上的易容装置站起来,抬眸的瞬间,他没有放过少年松口气的眼神,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扬了扬,一步步走到少年的面前。

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按在墙上,宁钰对上少年重新装作愤怒的眼神,戏谑的低笑:“你这么想要我死吗?可惜你这次又失算了。”

少年哼哼道:“你以为你能逃走吗?现在外面都是卡洛斯的人!”

宁钰道:“我只需要伪装成你的样子,然后让你留在这里替代我就可以了,这样卡洛斯就不会发现我逃走了。”这是你一早就帮我设计好的逃亡方案不是吗?

少年嘴硬倔强:“你休想!”

宁钰抬起手,指尖轻轻掠过少年的脸侧,温柔的将易容装置黏在他的耳后,声音低沉沙哑:“你就待在这里。”

等我一会儿。

等我解决了卡洛斯再回来接你。

你当初为什么要命令文彦来杀我?你真的有那么爱景隋吗?你其实没有那么讨厌我对不对?

还有你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你真正的样子又是什么?

我有很多问题,想要一一问你。

宁钰深深看了少年一眼,掩去了眼底那丝可能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眷恋不舍,然后转身拿起易容装置,离开了这里。

虽然不知晓中间发生了什么,但现在看来纪凌确实很受卡洛斯的重视,他利用纪凌的身份一路畅通无阻的离开了这里。

宁钰打算先找到景隋会和,中途他偷偷打晕一个士兵夺取了一个通讯器。

但尝试了好几次都无法联系上景隋,于是他开始练习布兰登,这次很快接通了,布兰登得到他的消息非常意外惊喜,并且告诉他景隋就在刚刚已经对卡洛斯的基地进行了突袭。

宁钰微微一怔,然后脸色蓦地一变,他和景隋刚刚错开了!

等他再次回到基地的时候,那里已经打的天昏地暗,无数机甲从天空坠落,两个SSS级强者的战斗余波,似乎要将整个星球都踏平!

也许是阴差阳错。

宁钰来到的时候,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他就那样远远的无能为力的,看到纪凌陡然挣脱卡洛斯的束缚,毫不犹豫的挡在了景隋的面前,那脆弱的身躯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但又转瞬即逝,像是一张纸片一般,轻飘飘的落了下来,当少年露出真实面目的时候,卡洛斯终于意外了一瞬,露出惊愕的神色。

也就是这一瞬间的错愕,让卡洛斯输在景隋的手下。

宁钰站在那里,没有动弹,他的脚步像是被什么凝固在地面上。

为什么?

为什么不告诉卡洛斯你的真实身份?

为什么要这样冲出来?

你可以不必死的……

我知道了。

你想要保护景隋,也想要保护我,你在保护我们……可是却没有想过要怎样保护你自己。

你错了,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景隋也不需要。

可是你总是这么傻。

宁钰闭上眼睛,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的握紧,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一点点钻入他的胸腔。

随着一切的落幕布兰登也赶过来了,他同样表现的非常意外震惊。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景隋抱着少年的尸体离开了那里,宁钰则转身走入坠落的天幕废墟之中。

他走了很远很远。

然后张开手掌,手心是一个小小的易容装置,是少年留给他的。

当他把少年留在那里的时候,以为只是短暂的分别,却不想是永恒的诀别。

以至于那一句“你就待在这里”,成了他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但这不是我想要和你说的。

最后一句话。

………………

随着卡洛斯的死亡,保守派贵族溃不成军,文彦则迅速转变风向转而支持景隋。

改革进行的十分顺利。

基因进化剂的开放让平民们为之欢欣鼓舞,可以预见很多年后帝国会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模样。

几个月后,景隋向宁钰提出解除婚约。

这场有名无实的婚约现在确实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而且宁钰知道,他们彼此都不想继续下去。

他平静的接受了景隋的提议。

那一天他淡淡看着景隋,这个向来最是寡淡无情的男人,好像有一点不一样了。

宁钰平静的处理完和景隋的解除婚约事宜,目送景隋的背影离开,然后发出一声轻轻的自嘲笑声。他的口袋中还装着一个易容装置,是少年最后留给他的东西,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

你看,你终于打动陛下了,可惜太晚了。

后来又过了很多年。

宁钰解散了反抗军,他继续扮演着他平民英雄的角色,但和以前不同的是,他不再是唯一耀眼的那个人,甚至他在刻意的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

因为一个又一个的平民天才应运而生。

他不再是所有人唯一的希望。

不需要背负那么沉重的东西。

这种感觉轻松了很多。

这个世界也已经变的很好,就像他所希望的。

只不过已经少有人记得,那个曾经耀眼夺目的少年,世人总是健忘的。

但是他不会忘记。

不会忘记那个如同惊鸿流星般,在他如夜空般沉寂的黑暗中,一闪而逝的少年。

但也,

仅此而已。

※※※※※※※※※※※※※※※※※※※※

至此,本文番外也全部完结,再次感谢大家,希望下本书再见~~

谢谢大家的陪伴,本章一周内留言都发红包,比心。

爱你们,么么哒~

喜欢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请大家收藏:(www.80txt.net)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八零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最新章节 -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全文阅读 -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txt下载 - 即墨遥的全部小说 -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八零电子书

猜你喜欢: 快穿女主:男神,撩不停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星际麒麟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星际之弃子逆袭快穿套路:逆袭BOSS反撩男神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快穿:男神又苏又撩C语言修仙末世之希望树快穿之专治各种不服快穿直播:炮灰逆袭攻略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末日乐园治愈快穿:黑化男神,来抱抱快穿攻略:妖孽宿主,开挂了快穿之Boss女配打脸攻略网游之超级奶爸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末世重生:魔方空间来种田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综]无面女王
完本推荐: 遮天全文阅读神棍小村医全文阅读冰火魔厨全文阅读星界游民全文阅读败家系统在花都全文阅读无限气运主宰全文阅读最强弃少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挚野全文阅读九鼎记全文阅读联盟之魔王系统全文阅读官居一品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修仙归来的神农全文阅读天唐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紫府仙缘全文阅读纣临全文阅读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脑核风暴星际之全能进化纯阳武神天命修罗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无限武道传我能看见战斗力带着农场混异界永恒圣帝清妾洪荒之逆天妖帝九龙圣祖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头狼网游之最强传说重生家中宝伊塔之柱万世为王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诸天万界之帝国崛起位面宇宙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全能金属职业者大明之雄霸海外绝品透视眼韩娱之崛起透视医圣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txt下载手机版 - 即墨遥的全部小说 -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八零电子书移动版 - 八零电子书手机站